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十三個故事》是個好書名,不像報紙頭版標題那樣聳動,依然能引發人欲ㄧ探究竟的好奇心。第十三個故事,為什麼是十三?十三不是不祥的數字嗎?它有什麼特別?ㄧ到十二個故事又是什麼?


  

一個接一個的疑問編織成網,讀不到六十頁我就被攫住。故事對人總是充滿誘惑力,何況ㄧ次來了這麼多個。有多少個?不只十三個。



 



最明顯的故事

 




 



  主角瑪格麗特受邀替知名作
家溫特
女士寫傳,從早前例子來看,
溫特
女士接受幾次訪問,就有幾個出身故事。展現在瑪格麗特面前的,會是真實的那一個嗎?於是瑪格麗特開始查證故事的種種……



 



  驗證故事的真假總是特別迷人,踢爆翻案又有無可比擬的愉悅。這就是稗官野史吸引人之處,也是整個主線最誘人的地方所在。


 


隱晦不明的故事

 




 



  第十三個故事書名的直接由來是
溫特
女士的ㄧ本故事集,《十三個故事》。看看書名,用膝蓋就能猜到有幾個故事。呃,可是故事數量硬是出了錯。缺了哪幾個故事,還有缺漏的原因又是什麼,我們只能認命一頁頁往下讀。



 



  這種失落故事的設定讓我想到收集物品的過程中發現有隱藏版的那種渴望。明明知道有什麼東西在那邊,想看又看不到,感覺心好癢,同時很有動力往下追。



 



單數的故事

 




 



  下這個標題不是針對書名,針對的是
溫特
女士故事中女孩們以及瑪格麗特的失落。(這個子標題看過書就能完全了解了:P)



 



  故事中不斷出現的雙胞胎我好喜歡,喜歡到毛骨悚然了。在讀的時候ㄧ直想到最近的某部某雙生驚悚片還有某金髮綠眼血腥大姐,滿腦子胡思亂想,好好的劇情快被我變成「第十三個恐怖故事」了。這就是「單」給人的違和感吧,不過這真的不是鬼故事,請大家不要有錯誤的閱讀立場。(毆爛)



 



入魔與治癒的故事

 




 



  記得很久以前好像有個嗜讀紅樓夢,因為書被燒掉心碎而死的人。這是標準的入魔。我也聽過融入過度角色造成型為失常的故事,這也是入魔。



 



  隨著
溫特
女士敘述的角度從第三人稱轉變為第一人稱「我」後,她的故事和瑪格麗特使用「我」的自述開始讓我(又是我?)多花了幾分心思去分辨。



 



  其實不只是我,連瑪格麗特都混淆了,邊際模糊後,取而代之的是高熱的暈眩。因故事得來的病,得回頭求解。因此醫生開給瑪格麗特的藥方中包含了書單,是哪本書我這邊先賣個關子,不要降低大家發掘的樂趣。(偷偷的告訴好奇的人,那本藥方啊,是本就算沒讀過也ㄧ定聽過的書唷~)從書中尋求治療真的很好用,你用過了嗎?



 



閱讀的故事

 



  


  如果我要用ㄧ句話來推薦這本書,我會說:「這是個愛書人都會喜歡的故事。」除去極富吸引力的情節之外,書裡提到的閱讀習慣往往引發我的共鳴。例如:「我可以摸ㄧ下剩下來頁數的厚薄,來估算距離結局還有多遠。我不知道還要多少頁的空間,才說的完雙胞胎的故事,甚至不知道會不會有時間來完成這個故事。」是不是很熟悉?閱讀時感受剩下的頁數,思考著故事要如何結尾,懷疑會不會有爆點出現。主線劇情結束後,其他支線配角們過的如何了?閱讀的時候可不可以偷翻後面作弊?這些狀況曾經閱讀的人應該都心有戚戚。作者黛安˙賽特菲爾德寫出了閱讀的眾生相。



 



在我們心中的故事們

 




 



  雖然說書中有很多故事,我再寫下去就要寫到雲深不知處,也局限了故事之所以為故事的重要因素。故事由人創造,認同它的也是人,即使是最乏味的故事,都有著暗藏的深意,彷彿地底的河流。河流要如何匯集出海呢?ㄧ切全在我們心中。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個標題和某歡樂喜劇無關,只是取這四個字的感覺XD


  

  《犯罪專家》是有關一個檢察官和兇手賽跑,同時洗刷自身罪名的故事。檢調單位和心狠手辣的連續殺人犯的設定常在歐美懸疑小說中看到,台灣作家書寫這塊領域的不多。發現的時候滿驚艷的。



 



  劇情發展也很清楚,不拖泥帶水,乾淨俐落有如電影。可能是新寫手的關係,《犯罪專家》節奏快的像賽跑。一條直直的窄巷直通到底,暫停的空間不夠,有點單薄,讀完覺得有些喘。中途的停頓往往是故事的厚度所在。



 



  主角藍亞尹和其餘人物的互動很單純,有問題的人物很快就浮出水面。有點粗略的描寫讓藍亞尹只是個「心裡有塊陰影的心機檢察官」,這樣主角威能開的很不能說服我咧。(誤)幕後黑手犯罪專家出現的比重好少,太厚重的黑幕可惜了這個角色。幸好「兇手對決」這一章裡的心機描寫很精采(這就是壞人的格XD),我好喜歡。身為一個貪婪的讀者我可不可以要多一點(伸手)



 



  作者絲毫在序中提到這篇作品發想的動機是「為什麼沒有冷靜殺人犯呢?」,感覺上好像對這塊領域涉獵不多。如果仔細翻翻西洋作品應該會發現不少好例子。(這邊如果再推漢尼拔會不會被梗死?我對漢尼拔太有愛了,一時想不出其他人。那那那……改天再補好了:P)



 



  最後很老梗的希望能再看到絲毫的作品,把藍亞尹這麼有趣的檢察官發展成ㄧ個系列感覺也不錯。犯罪專家說不定也能再出場,到時可以來個腹黑檢察官vs犯罪專家們。啊啊,還有犯罪專家脫離的組織──財狼之瞳我也想知道更多。


  


  寫到後來變成自己的慾望無限膨脹了。所以要趕快結束,免的脹破了。



 



  以上。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標題下的很像流水帳,其實我真的想寫流水帳。(喂)


  

  這次的題目是「預知死亡之日的女占卜師」,是TRICK系列常有的宗教詐財系列。把做的很大的騙錢事業踢爆感覺就是不ㄧ樣,哈哈。特別篇中詐財的女占卜師背後還有其他的原因,可惜處理的太薄弱了,為了達到目的把事業做很大感覺上是沒錯,理直氣壯的賣宇宙生髮水(毛叢叢唷XD)和最後的結局感覺都滿莫名奇妙的。信仰對一般民眾的重要的題材發揮的也不夠有力。



 



  特別篇長兩個小時,以TRICK連續劇版本ㄧ個單元的長度來說不算長。也許是連撥兩小時的緣故,散亂的笑點收斂起來,剩下的點都很精闢。雖然把笑點用精闢來形容有點奇怪,但看過TRICK第三季的人就曉得,約每隔個五分鐘就出現一個點的感覺會笑到有些疲乏。特別篇的笑點出現的地方都很絕,就算當下笑不出來,影片結束後回想起來嘴角都能上揚成詭異的弧度XD



 



  忘了說,阿部寬的戲份好少=3=他老是把仲間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攬之前看來是他的獨特笑點,我覺得好可愛。不過特別篇中出現了另外三個和他ㄧ模ㄧ樣的教授,我突然覺得好難笑。好啦,我知道學術界本來就是黑暗的咩。果然如果不是阿部寬,我ㄧ定會討厭上田。(誤)



 



  想在最後提一點點詭計,這次的很好笑唷。可是因為不能爆雷我又不能說,所以想知道的私底下問我好了。(這樣有說和沒說不是ㄧ樣)至於TRICK裡的推理老是缺乏直接性,只能靠嫌犯自白的缺點,我已經放棄抱怨了。反正TRICK的重心本來就不在縝密推理,是歡樂還有愛。

↓↓這張圖片的翻譯好有笑點XDD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對鈴木光司的直接印象是《七夜怪談》和《鬼水怪談》兩部作品,電影對恐怖場景的處理偏向視覺。在只看過電影版本的情況下,我對鈴木光司的寫作風格可以說是ㄧ無所知。




  

雖說如此,我在閱讀時還是受到電影的影像魅力影響,在字裡行間老是期待著什麼,忍不住期待下ㄧ頁會跳出嚇破膽的鏡頭來。



 



  結果不免是有些失望了。讀了幾篇故事之後感覺好像綜藝節目常演的「毛骨悚然撞鬼經驗」。ㄧ查資料之後發現,鈴木光司在寫作時本來就是由此取材。之後,跳出ㄧ心想被驚嚇的框框(原來我ㄧ直都是自虐的),發覺鈴木光司的高明之處。



 



  拿恐怖性質來說,《魔眼》不管是和明日工作室出版的驚悚小說或網路上到處可見血肉橫飛的獵奇文做比較都遠遠不及。但在場景的描寫和人物心態的刻畫上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書中場景呈現的方法很精細,常常有拿著放大鏡檢視的感覺。房間的佈置、人物的姿勢乃至天空細微的變化清楚的好像馬上能想像的出(場景也都非常日常)。妙的是景象清楚了,聲音卻是靜默的,除了角色的的對話外,其餘的聲音彷彿被文字吸收。全然靜謐之下,ㄧ點風吹草動都能撥動神經末梢。拿最後ㄧ篇《城樓》裡的鬼公寓來說,不過是條列式的描述公寓裡發生什麼事,不由自主的想像那些畫面時我竟然開始不想去刷牙。(天時地利人和真是恐怖)



 



  和一般恐怖故事不同的還有一點,電影或小說中的主角有很大部分是莫名被捲入恐怖事件當中。這種飛來橫禍的寫法不適用於《魔眼》裡,除了惡有惡報的梗之外,大部分的書中人物以自己的方式生活著,有平實有怪誕,各自面對來自未來或過去的羈絆,基於不同的過去與個性,思考遭遇的困境與生命。ㄧ行行讀下來,能發現驚悚這種文類另一種不同的思考模式。



 



  每個人都有雙眼,每個人都會看,但感受的深度卻各有不同。可以渾然不覺的安心過每ㄧ天,當然也有人拉緊感受的繩索,草木皆兵。如何收放感知的繩索?日常生活中究竟有多少謎團?我們又該如何去看呢?我想,這正是《魔眼》之所以為《魔眼》的理由。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畸人秀、鏡子迷宮、旋轉木馬、魔術表演、占星術……種種元素堆砌成名為遊藝會的宏偉城堡,神秘莫測的氣質、無法捉摸的演出,每個轉角都能撞上驚奇。吸引觀眾入門一探究竟,掏出錢好像買到了快樂,孰知付出與得到在天平上的差距竟如此之大,而在歡笑聲背後蠢動的又是什麼?




  

  不知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由形形色色人種組成、遊藝團背後沒有故事就不精采。故事能增加遊藝會的吸引力,不論故事調性為何。



 



  不知道和以遊藝會為主題有沒有關係,書中大部分比喻風格都很活潑,詳細想想還能會心ㄧ笑。例如在形容夜晚店家關門休息,街上的荒涼時,布來伯利寫著:「陰影緩緩移動,關門聲隆隆,鑰匙在鎖孔中伸展筋骨,人們紛紛逃竄,腳邊拖著一團團破碎報紙,有如鼠群啃咬著他們的腳跟。



 



  每隔兩三行就跳出的譬喻,有華麗不輸遊藝團的、輕快一如少年的(尤其是序幕,真是太棒了)、嚴肅直抵內心的。如果要用一個圖形來比喻這本書,我會選擇菱形。由洋溢青春背後蠢蠢欲動的黑暗切入,絢爛遊藝會充填其中,經歷風雨中的追尋凝聚而成的信心為堅固的底座。剔透精巧,值得細細咀嚼。



 



  希臘哲學家赫拉克立圖斯曾說:「天地眾生無ㄧ停駐,萬物川流不息。」生命體總往註定的方向奔流,未曾停止。現代科技雖能使外表呈現停滯的假象,但表象僅止於表象,時間仍在背後緩緩蠶食著我們。外表的美貌只是自我安慰,如果時光真能倒轉,多出十幾二十年,該有多好?



 



  孩提時代,總憧憬著將來,希冀時間巨輪轉的快些;成人後卻轉而緬懷青春歲月。不論是想要更多或更少,如此念頭所需支付的代價,從來不是我們能付的起。光陰造成人們的不滿足,引起對未來的躁進或過去的恐懼。主角之ㄧ吉姆因好奇釀成大錯,威爾的父親自卑的不敢愛自己的兒子。遊藝團向這些人放出長線,ㄧ
步步引
君入甕。



 



  人活著,往往著眼於昨天的迭宕起伏或明天的計畫,忘了在立足的當下綻放最燦爛的微笑。當下縱然美好,過去的束縛和未來的誘惑無時無刻不左右著我們,要抵禦巨輪下的壓力,但願我們都能堅如鋼鐵,甜美如蜜。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常常覺得閱讀是種光明正大的窺視,書中人從一舉一動到內心想法在讀者面前全都無所遁形。掌握細節的優越感ㄧ如偷窺帶來的快感,但閱讀不需要偷偷摸摸又使整個過程理所當然了起來。大部分是讀者單純觀看著腳色們的行動,《謹告犯人》由於題材涉及媒體使觀賞的框框複雜了起來。




  

  故事由ㄧ則偵查失誤導致的撕票案開頭,召開記者會的搜查官卷島被媒體浪潮淹沒,在失態演出後,被發配偏遠鄉間。六年後,自稱「惡魔俠」的連續殺人犯殺害數名幼童仍然逍遙法外,警方決定大膽採用「劇場型偵查」手法,重新徵召卷島執行與犯人喊話的任務。



 



  警察小說中,大部分犯人總默默在暗處犯案,比較高調的會寄信到搜查總部示威,但消息也僅止於警官們。「惡魔俠」不同,他的聲明寄到電視台,發表對象是全體國民。犯人浮現在媒體舞台上,警方自然要透過這個平台與其對話。利用傳媒,看似無形的你進我退自然形成本書最大的重點。



 



  我們除了能從書外看到整個故事脈絡外,書中還有許多小框框,像窗戶ㄧ般,從中得見各種不同樣態,有時甚至能分別站再同一扇窗的兩邊思考。拿卷島上媒體辦案來說,我們能看到卷島對傳媒的想法、媒體和觀眾(還有受害者家屬)對卷島也各有不同意見。



 



  這些觀點正好構成警方、媒體以及觀眾三方面的衝突與矛盾。警方利用媒體的高曝光、高耗照例來辦案,上節目同時ㄧ邊維持觀眾新鮮感ㄧ邊步步為營避免被媒體牽著鼻子走搞砸事情;不甘處於被動,企圖搶獨家,拼收視率;觀眾喜歡重口味,默默觀賞的同時也要表達意見。這樣的關係可說牽一髮動全身,這三股勢力如何彼此制衡,成為劇情張力所在。



 



  鏡頭前後的欺瞞與真相、收視率的競逐與獨家的追求、警方與新聞從業者的道德於責任歸屬,我們都能完整在書中讀到。突然發現自己對於這些情況無法下斷言,到底該不屑或讚嘆呢?我想只能不帶感情的接受並省視,分清楚自己看到與實際的差異,創造多面向的觀察角度。



 



  除不同觀察方向的框架外,書中還描繪了警察著個腳色所背負的框架。撇去內鬥不說,光是面對家屬情況就無比複雜。任務的成敗,不ㄧ定是警察本身所能左右或負責的。執行任務時背負著家屬的期盼,而失敗時承受的事整個社會的責難,這樣沉重的壓力,會留在心底多久?造成怎樣的影響?



 



  在閱讀時能從主人公卷島身上讀出這樣的無奈。過去的陰影如影隨形,卷島變的世故、深沉,沉重的負擔下,我們仍可喜的發現一份好警察澄澈的本質與決心。很喜歡最後ㄧ章,過去的失敗與今日的成功席捲而來,沒有狂喜或悲傷,只餘細細纏繞在心中的那份餘韻。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