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超唬爛的電視購物頻道、有什麼都不奇怪的酒吧與沉默老闆、可愛的警衛、各具特色的檢察官與事務官們,睽違六年,開關再度打開,歡樂懷念一如同學會。久利生公平的最大危機實在是觀眾最大的幸福。



  因為危機轉變成幸福,在看的時候很難有緊張刺激的感覺。(喂)案子從普通傷害致死牽連到議員貪污,強大勢力席捲而來,面對頂尖對手,久利生公平極有可能從此一敗塗地。


   但打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他一定不會,觀眾和事務官雨宮同樣堅信著「久利生不管再小的案子都會努力去查」,永遠不會妥協。檢察官們如何在嘻笑怒罵間彼此幫助,一點點縫隙間的峰迴路轉,這就是Hero,是觀眾們所懷念期待的。




   人與特別的幽默成就了Hero,電影版依然一本初衷,後交互進行的舞蹈比賽和離婚官司開始,精采流暢,兩個多小時中,多餘和冗長兩種感覺只浮上心頭一次。




 



   那一次的場景在韓國,久利生和雨宮位尋找一台可作為證物的車子來到語言不通的異地,莫名被捲入一樁運毒案。其實這段戲演的滿精采的,只是把證物丟到韓國也太天兵了,反正最後都是丟到海裡那日本和韓國有什麼差別,難道是為了顯示出議員比較有錢因此可以丟遠一點嗎?(炸)




 



   一切都是為了李秉憲,嘖嘖。李秉憲加入演出時就一直是電影版的賣點之一,我從一開始就很好奇他和久利生要如何合作,還幻想著這次的案子可能是日韓兩國勾結的瀰天巨案(沒辦法,因為是久利生的最大危機所以我想的很誇張)。反正我就是很期待啦,結果李秉憲出現不知道有沒有五分鐘,角色地位原來不是合作夥伴而是紅娘,為了結局的鋪陳還不可以講日文(誤)。導演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聽~~

   沒看過日劇的觀眾可能會覺得主要的案子有點辦案的過程有點瞎,整個就是童話故事。不過那部電影不是故事,只有戲劇化大小之分而已。對我來說在電影版裡能再重新感受六年前的美好氛圍,看到喜歡的演員們再度合作就覺得好滿足。走出戲院,我在心理偷偷的期待還有下次。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巫師與水晶球》是屬於槍客羅蘭的一集。前三集一路行來的領導者,近乎一意孤行的風格,強韌的意志,近乎一個冷血硬漢。那麼,硬漢是如何養成的?且聽羅蘭娓娓道來。



  成熟是一連串矛盾取得平衡的過程,但羅蘭的滄桑和男孩傑克一般,「是個不快樂的孩子,有著不快樂的智慧」;相較於有父母問題的傑克,羅蘭尤有過之。


   因母親出軌引發的風波,羅蘭和朋友卡斯博、艾倫一起到偏蔽的濱海村落梅吉斯避風頭。依照史蒂芬金的風格,平靜無爭的鄉下小村下潛行的暗潮,最為恐怖致命。在梅吉斯,羅蘭和朋友們發現了一樁牽連全鎮的陰謀,也遇到了一生一次的摯愛。




   少女蘇珊在姑媽半要脅下即將成為老邁鎮長的小妾,認命之際,遇到了外地來的少年羅蘭。三流連續劇的梗,一流的寫法。史帝芬金以陰謀及人際關係為佐料,硬是把這段故事寫的精采萬分,一點都不比槍戰搏鬥場景遜色。尤其是在整段過去佔全書八成的情況下,要讓讀者不感到厭煩多餘更是不容易。




   少年和少女能幸福快樂在這邊只是懵懂年少的一廂情願,註定悲慘的故事令我難以忍受。我讀上冊的時候雖然滿忙的依然速度飛快(史蒂芬金不虧是page-turner :P),換到下冊時比較空閒了,閱讀時間卻拉長將近一倍。隨著頁數慢慢增加,悲劇的陰影越來越大,清楚明白所以幸福都將化為泡影;我喜歡猜測故事的轉折,毀滅性轉捩點不需要你想就不容忽視的硬是懸在心上。就好像回家的路上有塊牌子,上面寫著「轉過這個彎你就再也回不了家」,回去的路只有一條,停滯不前和回頭都不被允許,不得不懷著惶惑向前走的感覺。




   這還只是羅蘭滄桑人生的一點起頭,套句書裡的話,「一切都是」。




   「業」這個詞在黑塔系列裡和「宿命」差不多,史蒂芬金把這個涵義不斷提及、擴大,共同扶持,有相同目標的夥伴稱為「共業」,和少年漫畫裡常常出現的「羈絆」差不多。意思相近表現方法卻各異其趣,漫畫裡,主角在戰鬥中不停倒下,仍頑強站起,對手總是會驚訝的問:「你為什麼殺不死」,這時主角就會把同伴或愛人搬出來,有了大家的信念,血就能無限延長,最終戰勝不懂得愛的敵人。




   史蒂芬金的世界裡,共業是「集眾成一」,這個「一」是一個緊密的關係,互相分擔彼此過去的重量,邁向相同的旅程。從前三本的不信任、懷疑與敵視,到這裡羅蘭小隊的共業已臻成熟。舉手投足間的默契與關懷,成員們的改變都很令人感動。這也許就是平實的團體相處最動人的地方。




   羅蘭不知漂泊了幾世紀,傑克、艾迪、蘇珊娜與仔仔的旅程才剛開始,是否業會註定他們一生的漂泊?還剩三集,讓我們拭目以待。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暴風雪山莊又來了,這次不是推理小說中概述性的名詞,是貨真價實的暴風雪山莊耶。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高興什麼,這樣的設定真的很舊,放在變格推理越來越普遍的現在來看根本就算老梗,但我就是很喜歡這種封閉的絕望感,知道有事會發生卻無法逃離的無力很值得玩味(說的我好像變態一樣XD),滯悶與猜忌層層累積即將潰堤時,偵探雙手一揮,彷彿拆解俄羅斯娃娃一般,謎團與解答各就各位。這種霎時的清明讓我上癮,我還是好喜歡本格推理小說。



  
         這一次金田一因為曾幫助一位實業家而得到一億遺產餽贈,條件是要和其他七位繼承人在冰壁岳的「雪稜山莊」度過三天,在風雪變大的同時,一位位繼承人相繼死亡、不可能的密室、強有力的不在場證明……。案件背後「失落的環節」是什麼?殺人者和恐怖的雪靈傳說是否相關?


   介紹結束,這次案件我實在忍不住想放雷,所以下面是安全分隔線:P




 



 


──────我是有雷的分隔線──────

 


 



 



 



 



 



 



 



 



 



 



 



 


  
  本格推理當然少不了密室,當然雪靈事件也出現了。這回的密室門口面對熱鬧的大廳,裡面的窗子裝有人無法通過的鐵柵欄。兇手要在不引起別人注意的情況下,將屍體運進房間再奇蹟式的運出。密室原理把卡爾那種跳脫框架思考的模式表現的太好了,大廳人很多兇手就偏不走大門,有鐵窗人塞不進去沒關係,切斷總可以了吧。於是兇手就把人切斷放進房間(炸)。看到這裡的時候我笑了,這個比之前抽血剪頭髮來減輕人體重還妙,果然框架是可怕的。再說這個切斷手法讓我想起呆子拿竹竿進城不得其法,所以切斷竹竿的故事(亂入)。兇手當然不是呆子啦,只是這種不拘「形式」的手段真的太有趣了。密室縱然有點破格也還是密室嘛(笑翻)。



   還有兩個本格推理的老梗,雙胞胎一人分飾兩角和兩人藉面具掩飾扮演同一個腳色的橋段。在讀的時候我兩個都有懷疑到,可模糊的時間點讓我老是搞不清楚哪個是哪個,然後和金田一一起被兇手擺一道。縱然如此,在故事最後,兩個梗依然漂亮的結成了一個圓,包圍住那個瘋狂密室,解決了這個奇妙的案子。(我突然覺得推理故事裡的時間表好重要喔)




   這回最後還有個小短篇,是一個很菜的兇手亂入碰上金田一的故事,胡搞了一通歡樂的解決了案子。




   所以整體來說這次的故事還真是基調統一吶。耶,所以其實我覺得這次的案件很很好笑?(喂)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提起童年總是少不了一連串遊戲,我們從不同花招中滿足好奇心,遊戲進行間,醜一醜二醜三,出槌最多次的免不了來點懲罰。處罰時間,童稚的狡詐單純混雜,有點可怕,卻很有趣。處罰結束,遊戲再開,又是一個循環。


  
 《奪魂鋸》挾遊戲之威,拋開童稚,重重機關向拼圖殺人魔(jigsaw)所謂「不愛惜生命者」洶洶而來,難以遁逃。遊戲開始,過程即是處罰,醜一醜二醜三不存,不照規則來就說再見。轉動的機件,飛濺的血肉,作壁上觀真是三生有幸。


   《奪魂鋸》系列以遊戲為手段玩弄人心,新穎的表現方式創造了驚悚片上新的地標。環環相扣的人物關係、接班人的出現與死亡、就連jigsaw本人也在第三集死去。從小成本到大製作,錢越燒越多,血漿用量激增。在jigsaw已死的第四集,會呈獻給觀眾什麼?



   第四集的時間點直接延續第三集,法醫從
jigsaw胃中取出宣告遊戲未結束的錄音帶,一位位受害者陸續登場,瑞格警官循殺人狂的指示試圖拯救同袍,FBI幹員則設法由jigsaw的過去找出真相。在一個個遊戲背後,模糊的人影浮現,到底還有誰牽涉其中?


   更多更離奇更痛的花招,屍快橫片地,血要溢成河。就是第四集的風格。相較前幾集著重密閉空間中的慾望角力,瑞格警官的救援行動像極了大地遊戲。完成一件件任務,一張張提示指出下一個地點,在汗水與鮮血中疲於奔命,尖叫聲蓋過人心的黑幕。數大真的不見得棒。





   以往的受害者總會提起他們爲何會被選上,何以為「辜負生命之人」,第四集中,有些死者死的讓我疑惑萬分,不曉得是否因為主事者不同,挑選對象的標準也改變了?電影未上映前強打的jigsaw過去也瞎到爆了,為什麼偉大殺人狂的背後總沒有個了不起的原因呢?還是殺人狂的保險絲融點都特別低?不然為什麼我們不會輕易去殺人,果然是構造不同。(毆爛)



 


   除機關外每集最後的爆點也很令人期待。但我實在忍不住要說,這次的爆的點實在太冷靜了啊啊啊啊──雖然在看的時候沒有特別懷疑那個爆點,但爆點出現的時候我錯愕了,怎麼能營造的這麼理所當然啊?明明該有震驚感覺的不是嗎?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種違和感。就像看到一碗冒著煙的粥,一口喝下發現是涼的卻一點都不驚訝吧。



   雖然發了上面那些怨言,《奪魂鋸》並不會爛到讓我想退票啦(爆)。像我就滿喜歡場景的轉換方法,打開A點的門後切到B點的房間繼續另一段劇情;X看到的人影換別的地方站起來的Y。我覺得這種手法的震撼力比最後的爆點大耶:P


 


   《奪魂鋸》的原名是saw,既是鋸也是看。隨集數增加,觀眾看到的東西越來越多,鋸子卻越來越鈍,越發無力了。當鮮血壓過人性,搶眼的機關占滿觀眾的視線,持續接受同類赤機的結果就是疲乏。在新任jigsaw即將開始拼湊新圖圖前,製片團隊是該停下來思考一下,該如何再鋸才不會鋸斷觀眾的保險絲。觀眾的保險絲斷了不會變成殺人狂,而是沒人去看殺人狂殺人。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懸而未決的事物總是特別引人遐思,尤其是懸案。死亡一直是大家好奇的話題,其敏感性更是挑動人心,連續的死亡,不明的兇手,模糊的犯案過程,探究這些實在是種滿足。懸案因擁有多重解釋的空間而不可解,長久以來緊緊扼住人們好奇的頸項。這也許就是像《開膛手傑克結案報告》或《索命黃道帶》等類作品能擁有高話題性的原因。





  

  除了從研究者角度省視案件、以偵辦者為主重開敘事,《黑與藍》提供了另一種參與的角度。



     主角雷博斯探長是一位受懸案束縛的人,汲汲於沉寂多年的「聖經約翰」案,直到模仿犯「聖經強尼」出現挑動雷博斯神經。好奇的同時,一樁樁事件漸漸環環相扣。調查中,過去的冤獄案(又是懸案)捲土重來,襲向雷博斯,重重威逼下,前路窒礙難行了起來。




   我們的主角雷博斯探長看似是個冷硬派硬漢,進行到書的三分之一後我開始絕得他硬歸硬,可是有點涼。傳統裡冷硬派偵探(雷博斯是探長)的形象總是單槍匹馬行動,從不修飾言詞,追逐大於解謎,簡單說就是拳頭大的傢伙。我覺得雷博斯只符合上面的第一句。談言詞,雷博斯頂多只有幾句他X的,大部分時間可幽默的很,內心獨白和同音字衍生的笑話歡樂的咧。既然內心獨白很多思考線索當然也少不了,而最後他竟然開始戒除冷硬派基本配備的菸酒。看似我行我素的雷博斯其實也很關心週遭朋友的事情。所以不要管分類了,雷博斯真的是個很可愛的探長。




   雷博斯探長其實是系列作,《黑與藍》在系列中間的位置。系列作可以好幾個事件來強化主角形象或慢慢鋪陳主角的改變,作者伊恩藍欽的寫法好像是後者。從雷博斯同僚和親人的口中雷博斯絕對是冷硬的,在讀者眼中雷博斯卻並非如此。我不禁好奇之前的雷博斯到底是怎樣的,接下來的他會如何走?臉譜接下來預定出版的是接下來的故事,所以我們可以拭目以待,看看探長是否真能安處於「地獄」中,又能否和菸酒說再見呢?




   突然發現這篇除了懸案真迷人及雷博斯之外好像沒提到別的。不過一部系列作要成功,出色的主角絕對不可或缺,這點伊恩藍欽實在成功。有些故事推砌了好幾集才寫活了一個主角,雷博思我看了一本就忘不了。推荐給大家,好像要變的比較涼的有趣冷硬探長──雷博思。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件事原本應該是莊重的場面卻變成鬧劇,原本應該歡樂的場面竟變成悲劇,所以越快落幕越好。(p.386)






  開頭往往決定故事能吸引人與否,在這點來說《兒戲》真是太棒了。除了緊扣結局的開頭魔幻陳述(那段話奇妙到讓我誤會整本書的基調
:P)外,每章開頭還會有一段摘自其他作品的引言。說實話我好喜歡這樣的感覺,那些句子在原出處讀時可能不會帶給讀者什麼感動,匆匆的被讀過去了,單獨拿出來放在前面竟然這麼有味道。所以我模仿了一下,從書裡拉出一段放在上面,不知道可以騙到多少人點進來。(喂)


   第一段的話其實就是整本小說的基調。警察辦案不是只有公事公辦和醜陋的內部作業,爭奪遺產除了貪婪嘴臉外也可以很幽默。




   多數的警察小說縱然有許多警官,除主角外都很平板,成了幫襯單一角色的綠葉而非使整部作品添色。《兒戲》裡的兩位主角除位階不同外,個性和外型也南轅北轍。作者希爾毫不保留的描敘兩人特色,真實呈現肢體動作與缺點等等(胖子尚斯迪埃爾抓屁股的聲音真是太動人啦,哈哈)兩位主角加乘的威力爆發出的火花很歡樂,不會灼傷,可以慢慢享用。在兩位主角外,希爾對登場角色們無一偏袒的寫作方式,使的故事裡不管出現再多人都能各安其位,以獨特的性格加入合奏,穩穩當當,不會有西方小說剛閱讀時因過多人物而引起的障礙。這些人交織成的故事,有些荒腔走板,不減親切可愛。



   


作品讀起來很歡樂,節奏竟意外的慢,更意外的是讀著讀著竟會覺得這份慢是理所當然。如果把任一條支線抽掉,就像心裡被挖去了一塊,不饜足,然而支線最終彙集的成果也不負讀者們的期待。不是說多有爆點怎樣的,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重點是在發現真相之餘不會發出被裱的怒吼。


   有爆點的故事往往令人震撼,卻不見得會讓讀者一讀再讀,穩扎穩打的內容,後作力更強。希爾的創作理念正是如此,他曾提過:「要讓故事撲朔迷離很容易,。但是一個出色的推理作家,其成就應端視能否將故事說清楚,而非找藉口來顧左右而言他,或是用旁門左道的方式來欺騙讀者……」希爾的想法是作者們的目標,讀者們的期待。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