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千陽》是卡勒胡塞尼繼《追風箏的孩子》後端出的新作品,ㄧ樣將故事放在阿富汗。老實說,我懷疑過胡塞尼能不能走出新路子。


  《追風箏的孩子》有相當篇幅描寫逃難後的境遇與對往事的懺悔,可以說是ㄧ部和過去糾結不清的電影,大量運用強烈情感與今昔對比來加重口味,精采之餘不免有過度煽情之嫌。


   新作品中絕大部分的故事發生在阿富汗,書中提到九一一等知名事件,使的《燦爛千陽》不只是ㄧ個遙遠戰亂國度的故事,熟悉的時間點讓這個進步時代裡的悲傷故事更加真實、沉痛。



 


  私生女瑪黎安,母親自殺後,被父親傷透了心,不得以嫁給40歲的喀布爾鞋匠拉席德,面對性情暴戾的丈夫,瑪黎安身心傷痕累累,那年,她十五歲。


 


   二十年過去,出身中產階級,接受良好教育,擁有純純初戀的萊拉,在戰火中失去一切,為求生存含淚和拉席德成婚,這年,她十五歲。


 


   在成長過程中,一個沒有父親,另一個母親缺席;長大後,擁有同一個殘暴的丈夫。兩個不同世代的女人遭遇竟如此相似,我只能說是ㄧ個國族最悲慘、令人不忍卒睹的生命風景了。


 


   書中第一部寫瑪黎安,第二部寫萊拉,第三部交叉敘述,不算有新意的設定運用的方式卻恰到好處。


 


   第一部在瑪黎安開始受虐處嘎然而止,轉入萊拉的成長,閱讀另一段故事之際,心中放不下始終是瑪黎安,不致讀了後面忘了前頭。兩人兜在一起後,胡塞尼不採用單一事件雙重視點的寫法,選擇讓故事自然推展,不經意帶出兩人心思。


 


   經過二十年,我們再見到瑪黎安,她對萊拉的態度讓我們覺得陌生疑問,不禁猜測她這些日子來的遭遇,但漸漸的我們又能從側面推敲出瑪黎安內心的風景。不管是瑪黎安還是萊拉,兩人的心思在閱讀時不是可一眼看穿的,我們必須透過胡塞尼的筆,隨著他們的舉止去揣度,就連被丈夫暴力相向的場景也能處理的那麼冷。ㄧ切隱而不現的情感正如以厚重布卡掩住自己的阿富汗女子,既神祕且哀傷。


 


   冷調沉重的故事到最後我還是落淚了,就算淚點是個老掉牙的梗,前面累積的壓力總要有宣洩的管道,ㄧ切都是那麼自然,恰好對位的感動可遇不可求,胡塞尼確實端出了一盤好菜。



   書名《燦爛千陽》取自歌詠喀布爾的詩:「數不盡照耀她屋頂的皎潔明月,數不盡隱身她牆後的燦爛千陽」。在表現逆境中懷抱的堅定希望的同時高喊對家園深刻的關懷與無悔的愛。



 


   基度山伯爵說過:「人類的ㄧ切智慧都包含在等待與希望兩詞當中」,作為《燦爛千陽》的註腳再適合也不過了。


>

活動詳閱:看看別人怎麼說《燦爛千陽》
想買本書:到金石堂看更詳細的資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10014989 的頭像
e10014989

我愛推理,推理愛我,嗎?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