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妖在旅途中是一個誘惑的存在,以美妙歌聲引誘水手,使其迷失。馮內果《泰坦星的海妖》裡,海妖也許暗示了主角坎斯坦特在到達木星衛星泰坦前曲折顛沛的過程,而當這威力強大的的存在,表面上重要無倫的動機,實際上是受外力操作的人工結果,該用怎樣的心情面對過去經歷的種種?




  《泰坦星的海妖》前三分之ㄧ有點像我們熟悉的預言故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坎斯坦特─從預言者倫法德口中得知自己即將踏上往泰坦星之路,且在途中將會和倫法德妻子碧翠絲傑為連理。想當然爾,坎斯坦特和碧翠斯這兩個直接關係人用盡渾身解數斬斷自己目前和預言連結的ㄧ切可能。接下來的發展大家都知道:預言的實踐總是月阻止越糟,兩個擁有一切卻內心空乏的人,歷經試煉,得證大道。(喂)


 



  坎斯坦特的頓悟過程其實滿有趣味的,一開始他如上所述,是個出生即坐擁財富及好運,對未來沒什麼想法,心理偷偷期待能有實現自己的工作出現的紈褲子弟。當旅程展開時,坎斯坦特大改造同時啟動。要改變一個人大家都知道不容易,過去的習慣對人的影響難以根除,因此坎斯坦特第一次的改造屬於「砍掉重練型」,他到了火星,記憶被消除,只能依照指令行事,在這個階段初期,他展現了驚人的反抗勇氣,可反覆遭遇挫折後依然軟弱了下來。第二階段的凱斯坦特在眾人面前恢復記憶,為往日荒唐接受流放的處罰,不得不前往泰坦星,這個時候他是憤恨不平拘泥於過去一點的囚犯。最後在泰坦星上,得知所有真相,經歷時間洗禮,坎斯坦特終於明白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去愛。三段式的進展好傳統,明顯的中心也好傳統,包裹其外的遼闊宇宙讓熟悉的事物和我們分離,因而出現了冷靜看待,甚至嘲諷的空間。



 



  預言者倫法德可和承受命運的坎斯坦特相對照。倫法德表面上操縱一切,無所不知且受人崇敬,但這一切嚴格說來也不出於他的自由意志。拿使他和ㄧ般地球人不同的全知能力來說,他在太空旅行時駛入「漏斗狀時間區域」,這個特別的地帶給了他預知能力,但他也付出必須在太空中永久流浪的代價。拆解開來看之後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了,他自以為是自由意志的結果卻是另ㄧ生物操弄的結果,倫法德發現事實後的反應比起坎斯坦特來的更脆弱。透過倫法德與坎斯坦特,我們說不定能在存在和得失的遼闊宇宙中找到一點立錐之地也說不定。



 



  馮內果不停用冷靜的語氣描述著種種荒謬事件,有些很好笑,有的很惹人生氣,有的你明明知道背後有什麼卻看不出來,恨不得生就ㄧ雙透視眼。看不出來的提了也沒用,生氣的當然不要說,來講點有趣的好了。倫法德為了讓地球人更好創立了「漠然上帝教會」,提倡上帝是冷漠的,祂會看著你倒楣不幫助你,所以我們不用感謝祂。天生有優勢的人是該死且佔人便宜的,我們要淡化自己的長處,增加自己的負擔。很不可思議的想法,和所有號稱帶來救贖的教會同樣瘋狂,不占彼此便宜確實是合諧共處的要素之ㄧ,以這樣外在的手法達成是很烏托邦式的,馮內果好心的不去續寫教會發展,應該可以看做對理想國的ㄧ絲憧憬與敬意吧。



 



  遼闊世界中,荒繆的對比與畫面俯拾即是,馮內果在書中以幽默嘲諷現實人性與信仰,他不要我們憤世嫉俗,緊抓不捨,而是將目光轉向內,省視觀照生活中最基本、溫暖的核心。認真的去生活和獲知真理的多寡其實毫無關係,to know, or not to know, this is not always a questi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10014989 的頭像
e10014989

我愛推理,推理愛我,嗎?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