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剛剛死掉了,完全沒聽到。不好意思,可否請你從頭再講一次。

    上面摘自書中第三十章第一節的一句話,恰好包含整本書的驚奇與趣味。死人會活過來正是《活屍之死》最特出之處。

   
  故事的舞台在美國北方新英格蘭的小村落「墓碑村」與比鄰的「大理石鎮」,彷彿是這兩個地名還不夠森冷一般,作者山口雅也又將故事核心放在「微笑墓園」經營者巴利柯恩一家身上。

   
  媒體的發達讓我們容易接受到各式「死亡」事件,久之,車禍槍殺早已是家常便飯,只有特別殘虐獵奇的新聞才能引起我們關注。對於殯葬業者似乎更是如此,死亡對他們而言較一般人更物化,是能帶來利潤的商品。但殯葬業者也可以說是死者家屬外與死亡最貼近的一群,清洗、化妝、入殮乃至告別式全部一手包辦。這些特別的體驗讓他們具有獨特的生死觀,在處理「死」這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議題時爆出難以想像的火花,多了一種黑色幽默的況味。

   
  除了不同遭遇、狀態發生的生死觀外,宗教思想當然也得來參一腳(這就是舞台非得在歐美的原因),由此,對於生、死與復活之間的思辯與歷史資料將「死者復活」層層包裹。讓早已習慣被害者在故事不到一半即退出舞台的推理小說讀者有更多思考空間,不得不用另其他思維看待劇情:既然死者會復活殺人又有什麼意義呢?這樣子還需要偵探嗎?

   
  複雜的炫學在故事前半真的會令人眼花撩亂,不禁懷疑起這真的是一部得過本格推理小說賞的作品而非哲學書嗎?別心急,在一場氣氛詭譎的晚餐過後,發生了一起命案,墓園繼承人在堪稱密室的環境中被刺殺而死、疑似偽造的事發時間、監視器中戴面具的疑犯、門後詭異的人影、各有心思的家族成員……大家熟悉的本格設定上場囉。

   
  隨著「本格」戲碼上演,讀者被華麗包裝或根深柢固的閱讀習慣牽著鼻子走的時刻也到來了。不過這些在「另一個世界」發生的事件真相全部都是有邏輯的,一切端看讀者能不能跳出以往的框架。

   
  在這個不可思議的舞台上,演員的退場機制模糊,生者與死者的意念交纏成一個難以釐清的結。不管想嘗試自行解開或享受偵探給予真相都是愉快的享受,讓我們向結此一妙不可言繩結的山口雅也致上最高敬意。

創作者介紹

我愛推理,推理愛我,嗎?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