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識小說最好看的地方在於鑑識過程中第二手現場的冷調魔力,從狂暴情緒的殘餘拼湊出犯行經過,用既譴責又嗜血的目光冷冷推敲揣測一切,文字讓屍體說話,在讀者腦中催化對暴行的想像。小鎮設定的魅力則在於敵視外人的共犯結構與犯人可能是巷口雜貨店老板娘的意外性。而這兩樣吸引人的要素在《盲視》中交會。
  


  作為凱琳.史勞特的處女作,《盲視》顯得異常優秀。雖然鑑識場景對屍體傷口的比喻有些超過,造成濕濕黏黏的不快感;而小鎮的壓迫感只在眾人鎖定嫌犯為有色人種的部份有點著墨(其實就連這部份的描寫也很淡),其他連帶會出現的姑息、憤怒或失望等深具壓迫感與張力的情緒幾乎缺席。幸而史勞特對故事節奏出色的掌控力讓我們在閱讀時有足夠的衝力往前讀不受這些缺點的影響。
 
  這些小缺點簡單說來肇因於埋了太多故事線,人物發展不夠深入這點我們可以期待可不可能有系列作來補足,其他條線可以解釋成為了明快的節奏所做的犧牲,或是,作者在故事推進和情節深度取捨中產生的「盲視」;甚至像我這樣不滿足的讀者所挑剔的本身可能也是一種盲。
 
    好啦,事物的本質一直都在那裡,你看的和我看的之間的差異才是真正的盲點所在。撇開情節的小瑕疵,忘記那些關於強暴心理的辨證,《盲視》根本上還是一本情節緊湊好讀的娛樂小說,凱琳.史勞特也是個值得期待的新銳作家。


    全站熱搜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