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被禁止、越是私密的,越能勾起人們窺探的欲望。




   希區考克的《後窗》,就是以窺視為圓心所畫出的一個漂亮的圓。


  故事的開始,由詹姆斯˙斯圖爾特飾演的記者傑佛瑞,因為摔斷腿所以只能枯坐家中,閑來無事就以觀察四周鄰居的一舉一動排遣時間。詹姆斯˙斯圖爾特的演技十分生動,基於片中的角色行動不便,他只能以臉部表情來演戲,不時以恐懼、驚訝、好奇、無奈……等等表情牽引觀眾情緒,吸引觀眾深入劇中。


  窺視鄰居排遣了傑佛瑞的時間、滿足了他的好奇心,竟也意外的成就了他的愛情。窺探鄰居異常的舉動,成了他和交際花女友的共通點,而接下來的冒險行動更是將兩人緊緊相繫。


  偷窺替傑佛瑞帶來愛情,也帶來危險。歷經驚險終於證明鄰居的犯罪行為,傑佛瑞帶著微笑入睡,散發出英雄的光芒。故事似乎劃下了一個美好的句點,彷彿除了光明的成果外,之前窺探的不良行為都不重要。傑佛瑞在劇中說:「如果他沒罪,那我們窺視他就不應該了!」


  在怎樣的狀況下才能理直氣壯的窺探他人隱私?這是不分古今中外一直以來深感困擾的問題。專制國家往往以公理正義為盾牌,侵入人民生活。那民主國家呢?新聞媒體常以滿足民眾所謂「知」的權利為由,大量攫取公眾人物的花邊新聞,這樣的行徑和專制鐵爪又有幾分差別?轉個彎來說,大眾最喜歡的似乎也是這樣的消息?


  深諳人性的希區考克除了在電影中直接安排了窺視的劇情外,也使用了一個漂亮的手法來諷刺觀眾。


  故事中傑佛瑞利用鄰居的窗口來觀察鄰居的生活,不同的家庭生活自然不同,一扇扇窗都是一個個不同的故事。傑佛瑞從外面觀看,只能好奇的猜測故事的發展,而不能實際參與其中。

    覺得這樣的感覺有點熟悉嗎?

    我們看電影不也正是這樣?坐在螢幕前,關心著、懷疑著劇情的脈絡和發展,但也僅止於關心,不管劇中角色遭遇什麼,我們無法參與其中,只能乾瞪眼。如果我們真能參與劇中人物的故事,會亂成怎樣?


        雖然傑佛瑞在劇中是個觀察者,他仍是整個大戲劇的一部分,和我們不同,也因此有了參與他人事件的「特權」(也為了提供另一批觀眾娛樂),接著不出現實事件所預料,情況越來越難以控制,所幸最後化險為夷。(這也未嘗不是劇中人的特權。)


        欣賞電影是另一種理直氣壯且無傷大雅的偷窺,能理所當然的觀看他人的故事不必負任何責任(當然我們必須付出微薄的觀賞費)。這樣的論調在道德層面來說或許就是所謂的壞掉了,但我還是得大聲的說,我喜歡。能夠經歷人生百態又不傷及他人,無論如何總比鐵幕和狗仔文化要來的強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10014989 的頭像
e10014989

我愛推理,推理愛我,嗎?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